大家好,我随机上线了。第一条关于自身动态的fo(

扔一下写的玩意,辣眼睛,不要看,我就是放上来而已。

(文档里的格式没法调,算了

没了。

金妮芙拉说她选择小叮当(并且吧唧了卢娜一口(七夕贺文

这事得从秋大清早地推开房门惨遭一只鸟打脸开始讲起。

她懵了半晌想自己家的猫头鹰啥时候缩水了,伸手把那只鸟拽下来去取信,手在人家细腿儿上摸索半天一无所获。秋有些恼了,拎着脖子把那鸟提溜起来,迷迷瞪瞪地睁着眼睛瞧。

得,哪是什么猫头鹰,是喜鹊。

还没等秋意识到家中出现喜鹊代表什么的时候,她妈从边上一把把那傻鸟捞走了,另一只手里还拿着油光光的锅子。

“妈,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保护野生动物人人有责。”

秋吉尔冷静了一下,压制住把锅子往自己傻闺女头上砸的念头,用和一如既往的温和语气说到:

“秋,今天是七夕,而且喜鹊并不是保护动物。”

听上去像是在给她下智力障碍诊断书。

“其实你……”...

当世界做梦的时候它会梦到什么?

第一章 沃尔德的生日礼物

塔利亚走近了。

她走过来的身影像是摇曳的烛火,变换着,万千副面貌与身躯,从稚童到老叟,性别不定,种族甚至都不甚明晰。

沃尔德确定他看见了塔利亚那万千身影里的其中一个是一只深红色的知更鸟。


沃尔德今年十二岁了。

十二岁是个很有趣的年纪,虽然仍旧算是孩子,但有时候会被长辈用“你已经长大了。”作为开头教训一顿。

当然,十二岁的小人们自己心里有时候也想着要快点变成大人。而对于这个故事来说,十二岁很合适,既没有小到让人以为是十乘十的童话,也没有大到叫人不由自主把故事里的种种情感归结于爱情。


同写给孩子们并且主角同样是孩子们的冒险故事一样,一切的开...

黑兄弟摸鱼系列之二

雷古勒斯.布莱克,食死徒的新起之秀在最近遇到了一个大难题,并且他的兄长西里斯推荐了他猪头酒吧的魔幻时刻。

体验极差。


如果要从科学的角度来研究猪头酒吧的特色“魔幻时刻”,首先要克服一个问题。

确保酒没有魔法。

不过换成喝酒的倒霉鬼没有魔法或许也成,雷古勒斯.布莱克先生为此现身说法。不过此君现在的名字是黛博拉.沃克(Deborah*.Walker1),在他把自己的兄长从格里莫广场12号的阁楼顶扔下去之前,西里斯终于放弃了给他可怜的小雷米套上一顶金灿灿的大波浪卷假发的想法。


“我是说,雷古勒斯其实挺适合那头假发的,不然换顶红的?像伊万斯那样的。”

“别瞎扯了。”詹姆.波特上上下...

黑兄弟摸鱼系列之一(7.6

〔地狱之门前,四周一片赤红的刀山火海。

〔一条黑色巨犬守在门前,看不出什么品种,眼眶里填充着属于人类的眼球,虹膜未完全覆盖眼球的裸露部分,巩膜显露,俨然非人间之物。

〔青年上


青年:(环顾四周,不安地皱了皱眉)此处可是地狱?

巨犬:(靠近青年几步)您既已在心中认定,又何必发问?难不成您尚存一线希冀?

青年:(笑)你这恶犬,人话倒是说的灵巧,我无意同你争辩希冀尚存与否,我知道地狱的魔鬼总会想方设法玷污人的灵魂,想必这也是方法之一罢。

我不会中计的。

巨犬:(继续逼近青年)您身处地狱,灵魂必是肮脏不堪,现如今却不愿让其再染上几分浊色了?您不是惧怕更严厉的惩罚吧?

青年:不,我只...

金鱼缸

清明,献给已故去的人。

群内活动,lof上也发一下。


——她没得故事好讲,只好死去了。

——久候未至,来已太迟。


你好。

很抱歉占用你的时间。

我希望有人能听听这个故事,关于一个女孩的故事。


女孩出生在倒翻巷的下水道里。刚出生的时候,她母亲拎着她像是提溜一只鸡仔似的对着个玻璃瓶比划。过了有好一会,久到拎人的那位手都酸了,这事才有个着落。

她最终还是没被塞玻璃瓶泡酒——据她母亲解释,当时没有足够大的玻璃瓶。

就这样,女孩在闻上去像个几百年都没人清理的公共厕所的下水道里生活。

她牙牙学语的时候,第一句学会的不是“妈妈”,更不是“爸爸”,而是“婊子养的(son of...

FR 终舞

——这屋里有个鬼魂,而他们所有人将为之牺牲。

Rose是知情者。
但她并不畏惧,自十岁那年起,她就知道自己必能保全性命。她与她基因上的母亲一样,有着一头锈红色的长发和一双处于未来的眼睛,但不同的是,Ida总试图打破所谓“命运”的枷锁,而Rose则更倾向于按部就班地朝规划好的道路前行。
她并非怯懦,只因有言在先,她许诺鬼魂——她的先祖,她将会助他重返人间。
作为交换,或者说必要的情报,她得知了家族的宿命。
十个人的献祭换来一个人的重生。
她的祖辈,她的父辈和她这一代。
这不公平。
可世界向来不公平。
历史止步于1926,她的父亲被Frank扼死的那一年。
井底的男孩成长为男人,可双手依旧绵软无力,甚至不如儿时。...

安妮和汤姆与爷爷的旧书店(有原创人物注意)

“在我还叫汤姆的时候,世间还是一片愁云惨雾……”
安妮.莫德.蒙哥马利总喜欢胡编乱造些故事,里头充满了魔法、精怪、神明和恶魔。把这些都加起来,虽然没有香料那么美好,也差不多能造出个飞天小魔女去故事里惩恶扬善。
今年她踩着及格线跨了三两步,像武林高手那样加持着疾风的bgm登上了名为中学的山。
安妮想,她要是不小心掉下去了,是不是还能得到宝典修炼绝世武功呢?
爸妈,还有爷爷都说她像极了她奶奶,脾气倔强,跟还没泡开的方便面一样,硬邦邦,但也挺脆。
可老师的评语里写呀:蒙哥马利同学想象力丰富,活泼欠用功。
这评价可没多好,一个“欠用功”让妈妈念叨了她半个暑假,或许还得念叨下去。
“妈!我想回爷爷家住一会!”安妮停了...

橄榄枝【克罗尔相关】

“威利特女士,看起来您需要一些帮助。有什么是在下能做的吗?”斯佩德环视四周,肢体与鲜血构成荒诞的图画,而立于中心的,那个银发的女人,克罗尔.威利特,Binah,那不住淌下的是混合着的她自己与敌人的鲜血,可她的神情姿态却如闲庭信步的少女一般悠闲,眼眸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是能将人割伤的尖锐。
战争。
这个女人就像是战争的具象化,疯狂而锐利,像一柄能刺破一切的利剑。
双刃的。
“……你在同情我吗?斯佩德?”克罗尔猛地抬头,那双盛满了星辰的眼睛不可置信地眨了眨,声音几不可闻,里头裹挟的不是虚弱和疲惫,更似于是一种温柔与……暴风雨将临前的平静。
这副样子的她才真真像是Binah,可惜。
顷刻间,一柄流转着诡异的黑色光华...

© 昵称不可为空 | Powered by LOFTER